出差在三沙

《出差在三沙有感》

万点灯霞海上烟,烟海渔湾;

闻鲜觅海城中浮,浮城霞浦。

渔船争渡千帆影,影千繁华;

篙竹林立紫云间,间紫三沙。


    一直以为大海是一个极为浪漫的地方,望着潮起潮落,盼着日出日落,谱写着浪漫的曲调,描绘着浪漫的轨迹,但这里看到只是渔民的忙碌,风中弥漫着鱼腥味,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民风渔味。

    夜间走在海港的臂弯里,风微大,衣袂飘飘,岸边绵密的灯火印暖了海上烟云,让人误以为这座城是漂浮在海上。其实这种风景是一种意境,更是一种心情,我想天天住这的人,是绝对看不到本身的美。

    次日清晨,依旧乌云,天微冷。早起已经是一种习惯,带着单反来到天台,一边等日出,一边打拳,可惜的是这里竟然看不到日出。微汗,回到酒店,洗个热水澡也是一种惬意。

    简简单单的早餐,但是渔味展露无疑,这种时候让我有种错觉,好像是这种生活对于我而已是那么近,却有那么远。不过确切的说,这几个小菜的味道是最亲民而又地道的。

    天阴沉沉的,可惜看不到海洋与天空独有的蔚蓝,远处的白鹭成了乌云中唯一的点缀,云层下一排排的竹篙林立在海上,林中隔着一片片的紫菜,远远望去就像海上铺着一层黑紫色的云彩,沧海桑田,这里演绎的是以海为田,在这片紫云田间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沿海渔人。

    渔排,对于山里长大的孩子是多么陌生的一个名词,第一次见到是在香港电影里看到,但是也不知道那就是渔排,而厦门也没有见过渔排。

    所以是怀着好奇与小小的激动曾上了渔船踏上了渔排,听说这些渔民就住在渔排上的,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天气或者事情才会上岸。对于我而言是在一种震撼,生于尘土,归于尘土,如果没有踩在大地上,会让我感到没有安全感。而他们生于海,归于海,好像一辈子在与海交流,只有在海里他们的灵魂才感到安宁。

    渔排就像浮在海上的一块渔田,随着潮汐起落。但站在上面如履平地,可以看到鱼儿争抢鱼食,这使渔排内增添了无限生机,

    领导问我,如果有这样一个渔排是不是知足了,也许对于海边的人而言,也是一种惬意的生活。但就如我说,脚下没黄土,心里不安。或者说从小在山里长大,对山的迷恋更盛,所以我说这个不是我追求的世外桃源。

    几乎每一道菜,每一个食材,都有一个故事,他们的老总,像介绍他自己孩子一样,像讲述自己的故事一样,把这些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。我感觉挺震撼的,他虽然处在高位,却依旧带着渔民般的朴实。这是正真用心做产品,而我一边拍照,一边听着故事,还要一边品尝,瞬间感觉大脑不够用了。

    产品故事,我想也不是我听一遍就可以嫁接过来的,也许要住在这,让眼耳鼻舌身意都沉浸在此处,才能让这些故事灵动,赋予生命。

    往往产品做到最后本身是没有差异或是大同小异,而需另开途径,一是深挖文化,一是存在形式,而我们要做好就是两者合一。文化赋予产品灵魂,存在形式赋予产品的体魄与服饰,而产品本身是骨骼。地域产品需要地域文化,与产品本身背后的故事。

    看着这样的感想,也许会觉得很惬意,但是彼岸花美,惬意只是一种心态与心境。其实两天的行程很满,任务也很艰巨,路途几乎是奔波,三沙,黄岐,霞浦,飞鸾,连江这么多地方却只用了2天,其实最累的是开车的领导。